a8zb fr44 4a62 uy6e 5hd7 vddr qi6m p3th 17fb v7hs
笔趣阁 > 玄幻魔法 >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>章节目录第1011章 树大会招风
    三国时期华夏大部分地区都还在使用陶器,当初越窑这样的高级货在华夏国内都不便宜,至于在华夏之外的地方,看到这样如冰似玉的器皿还不看傻掉!

    不用说到达遥远的地中海沿岸罗马帝国辖区,越窑瓷器一运到古印度都会是天价!

    但如今嘛...

    潜水队长维塔-布鲁诺这会在水下,“大鲨鱼”号船长杰米-博斯特维克倒是在边上,张楠这边同关兴权说完,就对他道:“杰米,通知下边的潜水员,要是都是这样的罐子,就再弄个一篮子意思一下就行了。

    早点上来,做好标记点,这地方留给将来真正的海底考古队。”

    杰米-博斯特维克听不懂老板和关先生之前的对话,但看得出这两人应该是好好讨论了一下眼前出水的这件古董罐子。

    这就放弃?

    船长先生表示不解不解。

    不管理不理解,老板的指令就得执行。

    一名在作业艇上原本要轮班下海的潜水员在得到大船上的指示后,在一块手持式防水板上写下一串大大的字,这就下潜去通知。

    这趟全部是水肺装备潜水,可没通话器通知,用块板子给别看人最方便。

    关兴权在船长下达通知后,看得出杰米的疑惑,就好心告诉他这趟到底发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关先生,这1700年前海上丝绸之路的沉船可是真正的重大发现,这就放弃...好像可惜了点。”

    杰米说了心里话,这是从一名从海上讨生活的船长观点角度出发,然后张楠笑着告诉他:“下边你们都用金属探测仪测过,没贵金属。

    这也正常,那会华夏出海的远洋贸易船根本用不到多少贵金属,这南中国海一圈除了华夏那边,其它地方是野人扎堆。

    金银随便带点零用的就成,船上只会装丝绸和瓷器,再从海外弄回香料、宝石、犀角什么的。丝绸早就灰飞烟灭,这些瓷器都因为时间太久,不光碎,还都被海水里的盐分咬得够惨。

    把这一堆破陶瓷片弄回欧洲,卖得钱我怕不够我们这伙人去吃顿快餐...”

    如果只是千年左右的时间,这越窑青瓷还不怎么怕海水盐分侵蚀,比如'黑石号'上的那些距今能有个1200来年,除了失去玻璃光泽之外,几乎没有釉层大面积脱落的情况。

    但一在咸水里浸泡的时间一超过1500年就不怎么保险了,在陆地墓葬中也似乎有类似情况——千年时间的土壤酸腐蚀顶得住,但一超过一千三四百年,不少越窑瓷出土时就是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越窑的抗腐蚀性的特点?

    对此张楠张楠只能说自个不清楚,也没什么科学依据支持,不能作为评判的标准,这不过是他的经验猜测。

    笑着说了出水青瓷的金钱价值问题:除非确定顶着个“海上丝绸之路”的头衔,找得到西方喜欢这类斑驳瓷器的冤大头,不然亏本生意他可不做。

    要做也不是自己做,公司操作的事,这点小钱张楠还看不上。

    “...花时间仔细打捞下边的沉船,那就得不放过任何细小的物件,费时费力!

    那么干是可能会换回来足够的名气,不过名气对我们没多大意思,亏本赚名声的事情咱们不干。

    我们的打捞公司干活还是别搞得万众瞩目比较好,不然将来真要去打捞那些著名沉船的时候,一大堆的国家都会想着法来捡便宜。

    树大招风,这世上不要脸皮的国家不少,有些还狗日的纯粹不为钱,就是给你来添堵...”

    谁呀?

    典型的就是西班牙呗,就他娘-的就喜欢给人家添堵:在海底沉船这件事上,同美国和英国它也要对怂。

    记得上辈子看新闻,那家最有名的,叫什么奥德赛什么的美国深海打捞公司和西班牙政府可谓苦大仇深,有一次据说以“以美元”为计数单位的捞获物都被法院判决要还给现在的西班牙政府,那还是家美国法院。

    枪打出头鸟,这行当里名气最大活该倒霉,就像上辈子做地货那会,做得名气最大的是傻鸟,出了问题,警察不先找你还能去找谁?

    名气大,不是啥时候都是好事,得看行业,也得看时候。

    这次张楠就决定放弃出名的机会,“...这艘三国远洋沉船对考古届和历史学家而言是宝中宝,对咱们最多算个鸡肋骨,留给别人吧,留点纪念品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留给谁?

    这点张楠说了算。

    也不需要什么封口令,除非老板说不需要保密,不然参加打捞的普通船员、潜水员们本就不会外传任何消息,更别说具体的沉船坐标、详情情况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一行有一行的规矩,都要自觉遵守,不然被一脚踢滚蛋那都算好滴。

    入夜时分打捞停止,再弄上来两件瓷器,还都是两系罐。泡了1700年海水,除了瓷器下边或许还会留下几面青铜镜,很可能还是吴国很流行的纪年镜。

    不过还是那句话:张楠不是玩考古的,没必要为了个准确纪年去大动干戈。

    下船回游艇时带走一个两系罐,回到游艇后,关老大对张楠说了句:“打算留给农馆长?”

    不是罐子,而是沉船。

    “他要是能来,那我就派条船陪他玩,不过我估计那些乱七八糟的规定在,天晓得他来不来得了。

    回头和他说一声,真要不行,等过上几年他退休了,让他带帮学生来捞。”

    这会看到张楠拿着个丑吧拉几的罐子回来,迪克西特和泽口靖子都觉得奇怪,等闹明白这是大名鼎鼎的“海上丝绸之路”的早期文物,都变得很有兴趣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都认为它是个宝,然后张楠告诉她们令人沮丧的现实:“这样釉层剥落的陶罐在华夏一文不值,就算完全完好的都没是没人要,挖出来砸了、乱丢的情况很普遍。”

    这会除了博物馆,谁要这玩意呀。就算换在20年后,这看工艺的好坏,那也就是一两千至一两万之间的价,那还需要是行内人之间的交易,不然这样的价格都是想都别想。

    如果是十年后的21世纪初...

    呵呵,不少工地里挖出这样的青瓷罐子是想卖都比较难:一是买主难找,除非碰上张楠这种常跑工地的。

    二是就算找到,那也就一两百块一件到头,真没花头。

    考古同玩收藏是在同一条船上,不过这差距就如同船头与船尾,远着呢!